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公益 > 名师名校 > 正文

历经坎坷终不悔 挚爱体坛育新苗——追忆父亲张接兆

    更新时间:2014-08-05 17:38:45  来源:  阅读次数:  作者:张骏 徐丽 徐惠玲
摘要:如山的父爱不断激励我们前行;父亲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让我们受益终身。

  2000年9月12日,我们敬爱的父亲张接兆因病永远离开了我们。十三年来,父亲的音容笑貌和魁梧的身影时常浮现在我们脑海里,出现在我们的睡梦中,引起我们的无尽思念和绵绵追忆。父亲把一生的心血奉献给了挚爱的体育教学事业,他爱岗敬业、正直无私的品格风范,是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父亲1926年11月生于安徽省祁门县大坦乡长培村。1947年7月从南京安徽中学高中毕业(现屯溪一中的前身),1947年9月任祁门初级中学体育教师,1950年9月调到歙县中学任体育教师,后任体育教研组组长,1969年10月调到歙县璜田中学任教,1972年1月为照顾家庭,父亲调回祁门一中任教直至1989年退休。父亲 1981年荣获“全国优秀体育教师”金质奖章,曾任祁门县政协一、二、三届常委。
  父亲青少年时期就体格健壮,酷爱体育运动。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过硬的体育技能和1米84身高的优势,父亲屡次在全国、华东地区、芜湖专区的体育比赛中,获得了跳高、跨栏、撑杆跳高、吊环等项目的奖章,取得骄人成绩。在我们小时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常常寒来暑往骑着老式自行车,往返于歙县祁门之间,每次开学时我们目送他从祁门出发,那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每每看着父亲骑着自行车那古铜色的背膀,我们觉得父亲特健壮。
  父亲爱岗敬业、做事认真。父亲挚爱体育教师的职业,高中毕业后就选择了做体育教师,倾其一生心血为之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乐此不疲地工作,一直干到63岁退休。40多年来,不论是在祁门中学、歙县中学、还是璜田中学;不论是当普通体育教师还是体育教研组长,父亲都以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投入自己的工作。课堂上父亲总是孜孜不倦地向学生传授各种体育技能,学校偌大的操场上一千多名学生在做早操,总能听见父亲洪亮的口令声。课外活动时,父亲比上课还忙,既要指导学生运动,又要管理运动器材。每当学校开运动会,父亲和学校体育教研组的几位教师更加忙碌。每到暑假,父亲还亲自带领运动员进行集训,言传身教不辞辛苦,他还多次带学生参加全省体育比赛。在体育教研组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下,歙县中学、祁门一中的体育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父亲也为之付出了不少心血。
  父亲对事业精益求精、爱校如家。我们平时经常看到父亲买来体育运动理论书籍阅读研究,并将所学的理论知识运用到体育课教学和业余体校运动员培训之中,他带出的不少学生曾获得全国、省体育比赛的奖项。父亲还为学校自制跳高架、身高测量标杆等,每逢假期都要修修补补篮球、排球标枪等体育器材。记得有一次,祁门一中开运动会,每位运动员都有一块布做的号码,并配有两枚别针。运动会结束后,父亲要求每个班、每个运动员都要把号码布和别针还给体育老师,有少数学生把号码布或别针弄丢了,父亲还认真追查,结果东西是追回来了,但也因此引起不少老师和学生的不快,认为“张老师太认真、太小气”。我们也曾劝父亲算了,父亲说“不行,这是学校的东西,下次还要用的”。
  1972年父亲从歙县璜田中学调到祁门一中任体育教师、体育教研组组长,正值中年的父亲以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充沛的体力投入到他热爱的体育事业中。父亲认真备好每一堂课,在教学中加强对学生身体素质的培养、锻炼,着重提高学生参加体育活动、加强体育锻炼的兴趣和自觉性。1974年祁门一中搬到现在的祁门城北校址,父亲和一中的师生一道平整了6500多平米的操场和五个篮球场。当时,学校经费紧张,操场和篮球场都在靠阊江边没有堤坝,每年一场洪水过后 ,父亲都要第一时间去查看,并带着学生填沙土、修操场。年复一年,直到学校争取到经费修好拦水堤坝为止,才免去了父亲修操场的辛劳。
  父亲对学生既严格要求,又悉心爱护。课堂上父亲要求学生体育练习不准偷懒,一招一式要做到位。父亲几乎每带一届学生,都要为每位学生测量身高,详细记载每位学生每次体育测试的成绩,但凡看到学生的点滴进步,父亲都会感到高兴。作为体育教师,父亲带过的学生,几十年后他都能叫出大部分学生的姓名。对体育成绩好的学生,他尤其钟爱,时常挂在嘴上,赞许有加。我们都是父亲的学生,上父亲的体育课我们发现,严冬父亲总是穿着运动衣自己面对着寒风,酷暑则面朝着烈日上课,让学生站在有利的一面。恪守几十年的职业操守,夏天父亲的肩膀经常被晒脱皮,常年累月冬天的寒风使父亲落下了气管炎的病根。
  父亲性格耿直、爱憎分明。父亲出身名门却一生坎坷,幼年丧父,家道中落后由母亲抚养成人。因为家庭出身等原因,历次政治运动都或多或少受到冲击,尤其是文化革命期间,曾被批斗、劳动改造等。即使在人生的低谷,父亲依然不改热爱体育教学事业的初衷,认真踏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半句怨言。粉碎四人帮、拨乱返正,父亲热爱的体育教学事业又焕发了青春,父亲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涨。父亲热爱党、热爱祖国,关心国家大事。在没有网络、电视的年代,他每天听收音机、看报纸。特别是被担任祁门县政协常委后,父亲尽心为祁门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毫不客气,父亲在政协会上的发言往往能切中时弊。但父亲的鲜明个性和耿直的性格,在工作和参政议政的过程中难免得罪人,时常有领导和同事告诉我母亲:“你家张老师讲话太直了”,我们相信那都是真的。
  父亲天资聪颖、多才多艺。父亲悟性好,学什么往往能无师自通。父亲会拉胡琴,在歙县中学还演过戏,他不论是演反面人物还是正面人物,父亲都能恰如其分地把握角色的分寸,将人物演绎得淋漓尽致、活灵活现;父亲烧得一手好菜,在那些物资贫乏的岁月,也能变着花样给孩子们弄几个好菜,每逢过年过节父亲总能让我们全家享受到一桌美味丰盛的菜肴;父亲的木工活也相当不错,他自制过家具(床、大衣橱、五斗橱、床头柜、菜厨等)、胡琴、一个木制的榨汁机,还发明了一些家用小用具。在我们眼里,父亲简直太神了,什么都会做。
  父亲言传身教、父爱如山。父亲对自己从严要求,对孩子家教甚严。从生活、行为习惯到做事、做人,父亲都言传身教。由于1977年以前母亲长期在乡镇工作,父母分居两地无法照料我们的生活,我们年幼时都跟着外婆,由她照顾我们。骏五岁时就跟随父亲在歙县读书,初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父亲调回祁门后,丽、玲和弟弟随父亲共同生活直到高中毕业。父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读书,既要工作又要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既当爹又当娘不仅非常辛苦,而且父亲以其特有的方式激励我们自立自强。父亲要求我们每天早睡早起,早晨锻炼跑步,中午放学后做家务,下午放学不是班级活动就回家做家务,晚上做作业;星期天上山砍柴;暑假采茶、糊火柴盒,总之把我们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父亲从不给孩子零花钱,即使是孩子在外上学也只给伙食费。骏、丽下放农村,父亲要求我俩要肯吃苦、能吃苦,不要经常往家跑。恢复高考制度后父亲带着玲进行体育训练,希望玲能继承他的体育事业。严厉的父亲要求玲每天早晚跑胥岭,双河口作常规训练,烈日下肩膀晒脱了层皮,玲也回报了父亲一个个第一的好成绩。
  成年后,我们先后成家,离开了父母独立生活。这时的父亲年纪越来越大,身体状况也一年不如一年,但是他始终默默地关心和爱护着我们。每当我们工作中取得了进步,他很开心;我们遇到困难和挫折时,父亲总能及时地鼓励我们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不论哪个孩子有了病痛,他比自己生病还着急,时时挂念在心。记得1999年,丽被车撞断尾椎骨,父亲不顾自己气喘病发作得很厉害,坚持每隔三、五天到她家看望一次,这样的场景我们至今记忆犹新。当孩子走上工作岗位,父亲嘱咐我们:做人要忠诚老实,光明磊落;做事要踏实认真,不可以投机取巧,偷懒耍滑;一个人一辈子哪怕只做一件事也要把它做好。当丽、骏先后走上领导岗位,父亲又告诫我俩:要公道正派、绝不可做违反党的纪律和政策的事。是父亲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教会了我们发奋自强,务实敬业,节俭耐劳,正直宽容……
  如山的父爱不断激励我们前行;父亲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让我们受益终身。现在,父亲虽然已离我们远去,但父亲的精神操守、品格风范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更多有关 名师名校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